• 文章标题
  • 阅读
  • 日期
  • 0
    2019-11-05
  • 这日子是真过糊涂了,写文前竟习惯性地想问一声三月主题是啥。虽说每天工作都要签日期,回到家却仍不知道今夕何夕。年前就打算辞职的辞了一个月了还在上班。倒不是急我的毕业论文,而是我的日语课程。自两年前报名学了日语,总是学得断断续续的,有几次是真的好几个月都不碰日语。想想就快毕业了,再不去考N2真不知道以后毕业了拿什么找工作。  今天的班上得很萎靡,怎么都提不起精神,下午果断翘班了。和同事去虞山公园走了走...[浏览全文]

  • 0
    2019-11-04
  • 沙家浜,位于江苏常熟市东南阳澄湖边,老一辈的人几乎无人不知,样板戏《沙家浜》不知道看了多少回,不用想就能知道,那是阿庆嫂、郭建光们驰骋的舞台。  舞台上有水吗?过去的舞台肯定没有,如今可以用灯光效果模拟,但也不一定真实,所以,从来就没把沙家浜与水联系在一起。  这不能怪我,也不能怪如同我一样,生长在山里或海边,只见过长河落日或海涛连天的人。没有到过江南水乡,绝对想象不出水的布局能够如阡陌街巷,一叶...[浏览全文]

  • 0
    2019-11-04
  • 春节的脚步近了,繁华的滑州城,处处飘散着一股过年的烟火味道。  腊月二十六,几个月没有回家的儿子,总算平平安安到了家。一路劳顿,还未来得及抖去衣上风尘,儿子便迫不及待地手捧礼品盒,欣然喊道:“妈,我给您的新年礼物。快来看看,满意不?”  惊喜之余,轻轻揭开粉红色的盖子,一款时尚的红米Note3手机呈现在眼前。这款红米智能手机,和我原来使用的OPPO手机相比,不但款式新颖大方...[浏览全文]

  • 0
    2019-11-04
  • 有一位姐姐,她嫁的那个男人从来都不会笑,他的眉头总是拧在一起,第一次和他相处的人,不明白哪里得罪了他,不然怎么会有这么一副不耐烦的表情。姐姐第一次与他见面,介绍人事先打预防针给她,他天生就是那副神情,不过他的内心和他的外表相反,他是一个内心热乎乎的好人。有了这话的铺底,姐姐和他见面后才不至于心底咯噔一下,误会他对她的印象不好,摆出一副不高兴的神情。随着交往渐深,姐姐越发感觉到他的人品真的很不错,没...[浏览全文]

  • 3
    2019-10-21
  • 百无聊赖地盯着天花板,再一次陷入了茫然,坚持写东西的确是很难的事情,比如现在我实在写不出东西了,就只好在这里堆砌文字了。这实际上就是一种病症,思想不能系统有效的展现在书面文字。人贵有自知之明,我也不能一开始就想写出太多太好的东西出来,只有先坚持下去吧。其实才发现如果不写自己的感受和想法之类的事情,编故事确实是很难的。动人的文字来源于心灵的真实感受,而能引人入胜的文字却需要丰富的想象力来完成。我不会...[浏览全文]

  • 3
    2019-10-19
  • 从前,有个包子铺老板,起早贪黑的挺辛苦。可他有个习惯,每日晨昏必定要捧一本书来读,津津有味的,仿佛乐在其中。伙计见了心里直犯嘀咕:一个卖包子的,装的什么斯文,莫非,那些书里藏着生财之道?  于是,伙计也偷闲取了书来读,无非是一些才子佳人的故事,或做人谋事的道理,无趣得很。有一天,伙计实在忍不住了,他说老板,你的那些书我也翻过,根本就记不住,也没什么用,有那精力咱不如把买卖往大里做了。  老板瞪了他...[浏览全文]

  • 3
    2019-10-19
  • 一。  你说,文字江湖,错综复杂。其实,复杂的是人心。文字只是你的剑,可以佩戴,一路英姿飒爽。也可以舞出不羁,与风云比肩。心是软的,它就是缠绵的。心是冷的,它就是凌厉的。心一寸一寸的悲伤时,它会如无骨的水袖,对空舞出一段薄凉。人是有情的,所以才会有文字里的生死契阔。人又是无情的,这岸是水月,那岸是荒滩。彼时呢喃,此时却是视而不见。所以,文字无罪。最怕人心的善变。  二。  无论你是寂静的,还是磅礴...[浏览全文]

  • 3
    2019-10-18
  • 在葫芦村,刘大汉可算是一个名人。  一米八几膀粗腰圆的大块头,不管是栽秧犁田还是砍柴担水,刘大汉都拿得起放得下。尽管有一把使不完的好力气,可刘大汉却从不在村子里逞强霸道,碰到邻居总是一脸的笑。村子里有红白喜事,刘大汉总要去帮几天忙。只要邻居有请,刘大汉绝不推辞,系上围腰挽起袖子就上阵。  刘大汉人粗心却细。前一阵子,村里好多大姑娘小媳妇迷恋上了十字绣。看见别人家的墙壁上挂了好看的十字绣,刘大汉心里...[浏览全文]

  • 3
    2019-10-18
  • 深夜里翻到金圣叹的文章,猝不及防地看了三十三个“不亦快哉”,一口气读完,只觉酣畅淋漓,似乎把自己的戾气泄完了。  金圣叹与釿山同住时,无聊约赌轮番说自己人生中快意的事。后金圣叹回忆起来,便有了这篇怪极趣极的文章。  里面有他觉得燥热不堪,汗出遍身,饭前的苍蝇赶之不尽。忽然黑云遍布,下起暴雨,于是身汗顿收,苍蝇尽去,不亦快哉!  还有一次十年未见的老友,在黄昏突然敲响了家门。...[浏览全文]

  • 3
    2019-10-18
  • 抵近春节,是欢乐祥和的时节,也是郑重庄重的时节。“一元复始,万象更新”,所以特意组合了几篇有点“架子”的文字,希望能承载一些这个时节应有的期待、思考、快意和祝福。  柳树冲着三九、四九,到处通风报信,春天以无可阻挡之势,匆匆到来。我们又都跨进了春之门槛。于是,各种花儿各自忙着自己的三春事业。梨杏桃李争先恐后蓄蕾绽蕊,各展风流;李花与梨花竞白,桃花与杏...[浏览全文]

  • 4
    2019-10-18
  • 春晚是文化大餐,吃过年夜饭,一家人坐在电视机前观看春晚,其乐融融。今晚又的除夕夜,我不禁忆起儿时的今宵,那是物质匮乏,文化生活单调的七十年代初,我们村也办过春晚,不过其春晚不同于现在把人们分隔在自家房子里,而是聚集在戏台前;时间也不止于一夜,而是一连五六个晚上。场面之大,气氛之热烈,年味之浓厚,没经历过的人是难以体会的。  我们村是徽剧之乡,村里演徽剧有一百多年的历史,就是战争年代和困难时期也没中...[浏览全文]

  • 4
    2019-10-17
  • 我国古时的“春晚”最早出现在汉武帝时期。  自汉武帝开始,为庆贺新年,每年正月初一,由各行商贾抬着彩楼,吹吹打打,来到布政使司大堂前,举行大型文艺汇演,名曰“演春”。表演的形式也颇丰富多彩,有类似今天相声表演的“俳优”;有舞龙舞狮和耍龙灯;有演社戏;有鱼龙曼衍、走绳、藏人幻术等。当然,在众多的娱乐节目中,戏曲是最受人们欢迎的,...[浏览全文]

  • 1
    2019-10-17
  • “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这是对辛勤的园丁————老师最恰当的写照,而我们的班主任张老师正是这句话的践行者。  笑,是美好的,在我的心目中,张老师的笑最美。在她的嘴、眉宇间总是挂着一丝笑意。以前,我以为老师是最令人害怕的。然而见到张老师的一瞬间,这种顾虑消除了。张老师在与我们相处的三年时间里每一分钟都是用笑来面对我们的...[浏览全文]

  • 4
    2019-10-13
  • 那天,看到中药黄柏,我眼前闪过的,是一抹沉静而略带亚光的黄。那一瞬,突然有一种温暖,如水一般,慢慢地沁入心田。我很想写写她,但一直没有动笔,直到后来有一天,我见到了白头翁。  这里,我要说的白头翁,不是鸟儿,而是一种草本植物。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白头翁。一时间,心中竟忍不住地有些荒凉。白头翁那状如白薇、柔软细长的须儿,像极了老翁的满头白发。若是有风吹来,那“满头白发”便凌乱...[浏览全文]

  • 5
    2019-10-13
  • 街上的人越来越多,各种红红绿绿的年货摆满了街头巷尾。空气里,弥漫着一股浓浓的过年味儿。  电话响了,是阿妈打来的,她在那头说:“小早子,什么时候回来?家里的那头猪养得肥肥的呢。”我都当父亲了,可她还是叫着我小时候的奶名。  我说:“二十七那天呀。”  阿妈说:“嗯,到那天早点回来呀,大家都等着你。”  自从我参加工作,在外面居...[浏览全文]

经典日志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