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阅读
  • 日期
  • 0
    2019-11-14
  • 人到中年以后,在不知不觉间发现自己有了一个非常明显的特征,这个特征就是回忆。喜欢在闲暇之余摆弄一下自己年轻时使用过的物品,喜欢翻翻过去的影集看看自己20年前的影子,喜欢回头看看自己走过的足迹,那些过往和欣赏过的美景依然怡情难忘,往事回忆起来依然温馨而绵长。  只是那回忆像沙漏,让我们的青春一点一点的流逝,最后变成了往事。这时我们才猛然发现年轻已离自己渐行渐远,青春就这样在不经意间悄然逝去了。  其...[浏览全文]

  • 0
    2019-11-14
  • 晚风依旧,我在漆黑的夜里,将满腹惆怅唱与孤独听。  颔首,凝眸,窗外,雨声依旧……  都说,桃花柔碎,杏花冷雨,梨花断人肠,原来,当心灵虚空时,雨滴也能心穿。  记忆回到从前,将我带回原点,夏日阳光下,还是那个篮球场,那片绿草坪,还是那个挥汗如雨,阳光自信的英俊少年,那时,那地,那人,那景……只是刹那行年,还能回得去吗?  习惯是一种可怕的东...[浏览全文]

  • 0
    2019-11-14
  • 几场绵乏无力的冷雨混沌了秋冬的界面,徐徐而来的寒意,似要违令另立,萎顿在秋意阑珊中始终不见几分凛冽。  已进入冬令时节,观这气候缱绻在秋的冷瑟里意犹未尽,人们却早已备好了过冬的所需。似乎什么季节穿什么衣,吃什么食,做什么事已在世事沧桑演变过程中慢慢约定俗成。就像每个人难以改弦更张岁月在自己生命线上篆刻出的每一条纹路的意图,致使很多人不甘顺应天命,提前做好宿命的应对。  我不止一次穿越未来,走进若干...[浏览全文]

  • 0
    2019-11-14
  • 一直以来,感觉城墙的美是我这个初出茅庐的摄影爱好者不可触及的。那日从高处俯瞰,华灯初上,城墙在阑珊的夜色中,朦胧的如出水的芙蓉、婷婷的舞女,袅娜地飘然在我的视线中;又如璀璨的明珠,光彩夺目地盘踞在市中心,诉说着一个古老的传说,或者一种新生的力量,亦或是一个城市的梦想!  是啊,我从人满为患的大街上一下子到了这寂静无声的高处,好似转场般拉开另一序幕。眼前是空旷的楼顶天台,远处是夜色中的城墙,那是天上...[浏览全文]

  • 0
    2019-11-14
  • 时光清浅,凭任时令轮回,只眨眼间,一年又是岁末。  看飞舞的大雪渐漂白了整座城池,心头便不由得涌现出一种念头:暖一壶酒,或泡一壶茶,与你围炉而坐,促膝而谈。无烦无恼,岂不乐哉。  这样想着,也顺手接一朵雪花,手心里的那一丝清凉伴随着念想,缓缓深入。此时的情景故事里,应该有你!远隔着那些饥饿、忧伤、动荡、和狂热,遥望春天。哪怕跋山涉水,也要去聆听花开的声音,因为,我坚信,春天还在路上。  当我把一片...[浏览全文]

  • 0
    2019-11-12
  • 这一年的安暖,始终在心底。  如果说许多空闲时光都消磨在看附近的花花草草,那么去后旗的山沟沟就算是远行了。今年,是可以用诗情画意来描述的,我始终处于创作的状态,也不乏有意外的收获和惊喜。  在我有限的生活范围,我不愿浪费每一次的花开花落;不愿浪费每一次的相约相聚;不愿浪费每一次的出行。因为我深知,许多的许多都不可复制,不可重来。唯有珍惜,唯有铭记。  我的小城,赋予了我太多的爱与梦。春的花儿;秋的...[浏览全文]

  • 2
    2019-11-12
  • 古镇周庄位于囟汀河畔,在镇西有一条用麻石铺就的老街,老街又称麻石街。  走进周庄老街,仿佛走进逝去的历史,走进一个古老的梦境里。由镇中向西,穿过一条马路,即有一条悠长的老街出现在眼前,顿觉一股古朴的气息扑面而来。在老街行走,适宜漫步。清冷的秋雨绵绵地下着,似没了晨昏,街上人影稀少,店铺大都已打烊。此时的老街没了晴日里的杂沓和喧腾,整个古街似浸润在氤氲的水气里。  脚踩在古旧斑驳的麻石板上,让人便生...[浏览全文]

  • 0
    2019-11-12
  • 好一段日子,一直耽于静默,不想说话,不想理人。每天来回翻同一本反复看的书,来回读同一个人写的字,听微凉的曲。日子便这样,在与人群的疏离中简简单单过去了。  总会有这样的时候,在稍感茫然无助时,我需要保持与人群的距离,在静默简单的时光里,一点一点的清理自己的内心。  那日给虹留言,告知我需静养些日子,暂时顾不上她了,让她自己好好保重。言罢便自顾消失去了。多日后,她骂我:“死丫头,居然这么...[浏览全文]

  • 0
    2019-11-12
  • 乙未三秋,皖中故镇。天无名宿,地绝华物。傍山陵而蕴淳风,近江海而涵虚怀。古树深巷,细雨叙尘封旧事;残檐断壁,清风吟不老思情。不惑已过,天命将至。上悲恩亲而远逝,下忧愚儿以疏教。茕茕孑立之孤苦,年复一年;形影相吊之景况,常在寒宵。家婶寿寝,奉灵赴丘。蔓草葳蕤,亲冢隐现。步若摇烛,木叶泣而有声;心如倒海,秋草悲却无言。碑冢犹在,亲容无踪。抱碑三叩,感慨万千。  懵懂岁月,春秋代序。衣单薄而寒意无,食清...[浏览全文]

  • 0
    2019-11-12
  • 我对山水总有一段割舍不掉的情缘。所以,当朋友邀我到天柱山卧龙山庄住上一宿时,我就不假思索地同意了。及至到了卧龙山庄,闻着木屋散发出的杉木的清香,站在山庄的走廊上,眺望着那澄碧的天空,连绵、起伏不断的群山,一种好久不曾有过的和谐与宁静立即布满周围,心中陡然就有一种既熟悉又陌生的生命颤动。  是下午时分到达卧龙山庄的。其时,几抹红霞还灿烂地挂在西边的天际,天柱峰、飞来峰、蓬莱峰静默无语,在夕照里兀自泛...[浏览全文]

  • 1
    2019-11-10
  • 时光分染,经不住似水流年。菊花茶渐渐变淡,天气和昨天一样,有雾、冷风,直到晚上。  曲折在浓雾中延伸,平坦已是看不见的从前,渐行渐远终在雾散开别离,我们仅仅是路人,也曾把对方当做坐标,寻找想要的方向。  然而,归途总比迷途长,因为一场迫不及待的盼望。  不做小心的逗留,在这场弥漫的忧伤中,谁不曾失去过自己的判断,才能一次次知道自己想要到达的地方。正如路痴总在一次次分辨东西南北,街道的走向才能牢记在...[浏览全文]

  • 1
    2019-11-10
  • 冬天的北国尚在严寒之中,厚厚的积雪一片茫茫。此时的南方却与北方截然不同,树依旧是绿,人们身上穿着单薄的衫衣,好不让北方的朋友羡慕不已。在一个阳光似夏的冬日,我们一行去了南国的岛屿。  沙滩,碧海蓝天,形形色色的人们。  很少见到这般的海滩,光着脚丫去感受冬日里清凉的海水。同行的胖大哥更是欢喜,穿着泳裤奔到海里,哗哗地划着水。我不会游泳,只挽起被管光着脚站在沙滩上轻轻碰触冲到岸上的海水。语晴也如我,...[浏览全文]

  • 0
    2019-11-10
  • 泉城济南,享誉齐鲁。东靠临淄,西接聊河,南依泰山,北跨黄河。四面荷花,三面垂柳,一城山色,半城湖河。得尽日月之恩宠,独享造化之灵秀。海右古亭,史载文化渊源,济南名士,成就天下美谈。  《诗经·周南·樛木》里有:“南有樛木,葛藟累之。乐只君子,福履绥之。”其句清丽脱俗,其境禅意弘深。纵然栖居山野地,也能酿出甜美诗篇。南方以南,以梦为马;太阳以西,折...[浏览全文]

  • 2
    2019-11-10
  • 每年这个时候,因感喟万象更新,时移世易,年轮叠加难免浮生跨年情结。自而立之后这种情结会逐年郁积,若不懂得疏通解郁,过了知天命后便会积重难返,严重者会将每一个跨年视为末世的审判般恐惧战兢。  随着节气的深入,冬至却并没给旧岁新年带来名至实归的严寒。反倒因一场场不明就里的雾霾混沌了今朝明夕,此年彼岁的疆界。但走过今朝,身边的许多故事统统皈依一桩桩以时间,以事件为经纬的编年史。而从另一刻开始,你我正经历...[浏览全文]

  • 0
    2019-11-10
  • 笑了,痛了,散了,这就是青春。  有人问我青春是什么颜色的,红色的热情,紫色的浪漫,绿色的生机,还是白色的纯洁,不,我觉得都不是,而是浅色的回忆,淡淡的哀伤。  我们爱奔跑,也会摔倒。青春就像海里激起的多多浪花,唯有与礁石相碰,才会溅起朵朵涟漪,我们天真,幼稚,调皮,同时也可爱。  女孩子喜欢把自己的房间装得很可爱,有时候也会带有小孩子气,喜欢在在乎的人面前撒娇,男孩子喜欢一群无话不说的兄弟,一起...[浏览全文]

经典美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