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阅读
  • 日期
  • 0
    2019-11-14
  • 怎一个“愁”字了得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这是写忧愁最为广知的名句,除此之外还有李清照的“闻说双溪春尚好,也拟泛轻舟,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我能联想到的就只有这两句,发现他们的共同点都是将无影无形的忧愁拟化成真实可比的实物。    不得不佩服古时候的词人,他们将最平常、朴素的词语组合,创下了千古不...[浏览全文]

  • 0
    2019-11-11
  • 梆子是一种极为普通、极为常见的敲打乐器。两根木棍,一粗一细,拿在手里,粗的上下,细的横击,两两相交,就会发出“梆梆梆,梆梆梆”的声音。说是乐器,我觉得其实更像玩具。但艺术与生活,娱乐与玩耍,谁又能够分得那么清楚呢。  记得小时候,父母下地干活,回来的很晚。我们小孩子在家,熬不上去,奶奶总是想法设法地哄着我们。奶奶没有文化,法子也不会太多,她就老是给我们讲讲笑话或猜猜谜语。其中有一个谜语,我至今还记...[浏览全文]

  • 0
    2019-11-11
  • 父亲平时不喝酒,但逢年过节却是个例外。因此,每逢节日我都会往家里打一通电话,嘱咐父亲少喝些。父亲不善言谈,我只能从电话里听到他尴尬的笑声。  大学毕业后一直在外面奔波,在外五年回家次数却不到五次。打电话也是向家人抱怨生活和工作的不如意。而父亲每次听到这里都会自责,恨自己没本事让孩子也跟着受苦。这让我的心里更加烦乱。同事们打算重阳节一起登高抒情,我不愿跟着乱跑,决定回家看看。这让电话那头的父母好一阵...[浏览全文]

  • 1
    2019-11-11
  • 这不是个梦幻的故事。  事实上,笔者早已过了单纯可无限幻想的年纪。但是一点都不成熟。单薄的年岁看不出内心压迫着沉痛的过往。积压在心头,靠过去存活。而前路越艰难。  趁今时较为正常,努力码字。而彩猫,就是其中一个故事。  她漂亮的不像实力派。(下文的她指的都是彩猫。)她有个普通的名字,叫宝贝。我从没叫过,这个名字只是我知道。算上她离开的一年,已经9年了。  2007.11.1。那是她来的那天。这是我...[浏览全文]

  • 3
    2019-11-07
  • 今晚又看了一遍三毛和荷西的爱情,好暖。  看到过有人这样感叹三毛的一生,没人与之共饮,没人与之同歌,竟也没人与之共老,本来对于别人的事情,所有本体以外的评论都只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但是,看到这样的话还是忍不住想要生气,因为我觉得,三毛最幸福的事,应该就是有荷西,因为这个大胡子男人,人生的最后一秒,都是自由的,幸福的。  在这样的时刻,隔着时间和空间,放肆的评论着人家的生活和爱情,好心虚,而羡慕,...[浏览全文]

  • 3
    2019-11-07
  • 终于折腾完,打道回府。  同一班机,同事发现了王宝强,偶遇,拍照片,录视频,求合影,人家不爱甩。那就拉倒。  飞机穿过云层爬升时,有点颠簸,心里怕怕,感觉空落落,不能脚踏实地,心里没有安全感。我讨厌坐飞机,偏偏要总是坐,惆怅,烦。  升空后,飞机上方是湛蓝湛蓝的天,脚下是地毯般的白云。天上的神仙们不知道有没有有恐高症的,要有,每天这样高,吓都吓死他们。白云下是密密麻麻的路,一片片的房子,蚂蚁般游走...[浏览全文]

  • 2
    2019-11-07
  • 潮州博物馆,从外表上看规模,不小,很不小。圆形的结构,作为博物馆不多见。它是国家二级博物馆。潮汕文化和华侨文化,占据了很大部分。我希望能找到潮州悠久的历史,因为在前面几个城市,有一点展览品不够的感觉。进大门,一座宋代大铜钟,静静伫立,等待千年后与我们邂逅。这是博物馆的一楼。功能是接待。二楼有一个书画展,一个潮州刺绣品展。展厅不算大,东西也不多,没有我期望的惊喜。倒是广济桥的不同模型,我很喜欢。  ...[浏览全文]

  • 3
    2019-11-07
  • 在南充,因为袁天罡,一直想命运的事,想父母和大姐,想自己的前半生和将来,想哥嫂的健康,想燕的低血压得好好治,想我的孩子将来怎么过。命运实在是头顶变幻莫测的天空,你永远找不到精准的天气预报。  十一点到的自贡,彼时细雨朦朦,湿漉漉的城市,暗沉沉的天。倒是一路的油菜花开的缤纷夺目。从秦地过来,不曾遇到春色,至多山南几片桃花,恹恹的开在萎败的落叶植物中间,显得突兀单薄。油菜还不到盛期,只有星星点点不成气...[浏览全文]

  • 5
    2019-11-04
  •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我是草木葳蕤的一叶蒹葭,一个荡漾在生命中的旅行者。黑色的雨中充斥着浓浓的世俗的气味,凛冽的寒风刺破了我沧桑的脸颊。我荡漾着柔弱的身体,不由地想起了那梦幻而朦胧的童年。麦田里的童年飘荡萦绕着我们曾经的梦,令人回味的麦香参杂着我的相思弥漫在我的心房。  蒹葭萋萋,白露未晞。所谓伊人,在水之湄。溯洄从之,道阻且跻。溯游...[浏览全文]

  • 3
    2019-11-04
  • 今天是立春,“立春”的节气仿佛是一只报春鸟,应时而来,我们仿佛听到了春天的脚步,现在虽说乍暖还寒,但已不再是那么寒冷了。人们久盼的春天携着袅袅东风,悄悄地,轻盈地向我们走来了,春天来了,春天的序曲轻轻的、渐渐的、缓缓的奏响了。  春天来了,自然给我带来了好心情,我便欣然地凭栏窗前,顿感春天正在窗外踱着舒缓的步子,阳光优雅地在大地上空迈开欢快的舞步,翩然而至,呵,今天,我们的脚步就已经踏入了一个欢快...[浏览全文]

  • 2
    2019-11-04
  • (一)  母亲说,老家崖头下的那个大湾叫藕湾。每年夏天,粉红色的荷花便从伞样的荷叶下钻出来,笑盈盈地随风摇曳。秋末,当满湾碧绿的荷叶被阵阵秋霜打得千疮百孔时,藕湾内的莲藕就成熟了。那刚从紫黑色的淤泥中挖出来的鲜藕,白白的,亮亮的,闪着玉一样温润的光泽,犹如胖嘟嘟的婴孩胳膊似的,着实令人喜欢。  清楚地记得,当湾内厚厚的坚冰被阵阵春风吹化荡漾起一池清粼粼的碧波时,生产队长便组织起全队精壮的男劳力,搬...[浏览全文]

  • 4
    2019-11-03
  • 在我读不尽的书海中,有一本珍贵的日记,在日记本里有几句励志增智的句子。那是我生命中的智慧树,是勤劳、理想、磨练、奋斗的组合,它跟随着我度过了十八个春秋,它时时刻刻提醒着我,激励着我前进。  看着日记中这段话,十八年前的往事犹如昨天。中午上自习时,我的同桌想看看我的日记本,不想被其他同学发现,都争抢着传阅我的日记本,都很想知道我日记里的秘密。他们都在大声喧哗并吵闹着,乱成了一锅粥,很让人不得安宁,做...[浏览全文]

  • 3
    2019-11-03
  • 一.雪之舞  有谁可见证过你的过真心?  有谁可见过你冬夜独舞?  凭栏处,见你从远方来,煽动着萤火虫斑斑光翅,展开六角冰花,为一个奔赴翩跹而来。暮色为你铺陈,天地张开双臂,河流静止,树木伸长脖颈,房屋献上头顶,路灯瞪大眼睛,你小心翼翼地,悄悄地,蹑手蹑脚地来,你怕自己冰凉了人间烟火,你怕你的舞姿惊扰了摸夜赶路的脚。  你身系白纱,素面朝天,冒严寒,绽情才,这漫妙的舞姿,不由得让人浮想联翩。  雪...[浏览全文]

  • 2
    2019-11-03
  • 春光明媚,悠悠白云,街两旁的花都笑红了脸,村边上的那条小河在缓缓地流淌着,这声音在庆园大叔听来,那就是一首美妙的歌谣,它们在赞叹自己的青春不老,在赞叹自己的爱情来到……  鞭炮齐鸣,村里的老老少少都跑过来看热闹,新娘子穿着一身红衣服,六十岁模样,很富态,长得还算俊俏,在庆园大叔的搀扶下进了大门。  ——引子  一、  庆园大叔的老伴在十年前,患肺癌不幸去世。他是一个开朗之人,脑筋灵活,走乡串村地经...[浏览全文]

  • 2
    2019-10-31
  • 在茫茫的人海中,有这样一个人,能幸运的走到一起,如影随形一段时光,留下或深或浅的烙印,这也算是人生之美好了。    有缘的日子里, 时光缓缓,情意绵绵。彼此思念着与被思念着,牵引着与被牵引着,那幸福的梦幻,是盘旋在情与爱中的美丽组合,一如四季的清风,挥之不去。    如今,慢慢的拼砌着月光下如银般的碎片,那些曾经美好的过往,一字是一朵花,一句是一段缘。花香陶醉了情缘,纯静了相遇时光入目的念。   ...[浏览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