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阅读
  • 日期
  • 0
    2019-11-11
  • 少则稀贵,多了就贱了  林珊瑚学校后面那条街,夜幕降临之后特别热闹。女生们围在各个地摊前,手机挂饰、糖果袜子、骷髅头围巾、廉价裙子,唧唧喳喳抢购。摆摊做生意的大多是周边学校的学生,林珊瑚也是其中之一,她给人贴手机膜。五到十元一张,一个晚上可以贴几十张,收入很可观。  没过多久,林珊瑚就用挣来的钱买了一部手机。手机新买的当晚,林珊瑚摊子十米外的地方,摆出了第二家贴膜摊子,不但贴手机膜,还贴电脑膜,且...[浏览全文]

  • 0
    2019-11-11
  • 世界上再也不会有人知道,我第一次迷恋的人是谁。  我读高一的时候,每天放学,总能看见我家楼上的女生和一个男生一起走。男生每天都要送女生回家,送到小区的大门口。  我记得那男生有着很干净的皮肤,比我还喜欢笑,长得比女孩子还漂亮。那女生倒是很严肃的样子,长得也并不好看,只是常常在家人口中听说她学习多好,人多懂事。  有时周末,他也站在楼下的花园里等她出门,但是又不好直接找她,于是就在花园里晃啊晃。我和...[浏览全文]

  • 0
    2019-11-05
  • 我和包子是上初中时认识的,那是整整20年前的事情,哦,天哪,时间真是算不得的。记得初中开学前,班里搞了一次竞选,我成功地成为了班长,包子当上了文体委员。那时,她的眼皮是粉红色的,我想这个小姑娘干吗要画眼影啊?后来才知道,暑假里她刚开了双眼皮,多么令人鄙视的行径。  开学前一天,新任班干部来学校一起出黑板报,她一个人悄悄地在墙角里画了一朵漂亮的小花,我问,这花是谁画的?她转过头来,吐出两个字:&ld...[浏览全文]

  • 0
    2019-11-05
  • 记忆里,那一年的栀子花格外香烈,而坐我后排的男生绿晨,有那样闪亮的眼睛。在每一个下晚自习的晚上,他用自行车载我回家,艰难地蹬着上坡,我情不自禁靠向他的背,听见他炽烈的心跳。  星光下他低低地问我:“你愿意和我考同一所大学吗?”  良久良久,我轻轻“嗯”了一声。  满池睡莲竞放的季节,我和绿晨先后收到大学的通知书,我被北京一所大学录取了,欣喜之余我抬头...[浏览全文]

  • 4
    2019-10-11
  • 钟紫薇站在校园那棵硕大的银杏树下,看见黄维在操场上打球,她默默地看了一会儿,叹了一口气,心中生出“既生瑜何生亮”的感慨。  黄维的确很优秀,学习成绩好,总是跟她不相上下,只要她稍一放松,就会被他超过。为此,她每天晚上都在灯下熬过11点,常常是老妈睡了一觉,起来叫她:“快去睡吧!都熬成大熊猫了。”她才不情愿地睡去,心里对黄维有了浅浅的恨意,如果不是他老...[浏览全文]

  • 5
    2019-10-11
  • 1933年夏,一位目光炯炯的圆脸青年将他的处女作《雷雨》奉献给了《文学季刊》。两年后,郭沫若读了这部剧作深感震惊,盛赞这是部难得的力作,称作者曹禺在中国作家中应该是杰出的一个。伴随着这部力作的问世,曹禺还与清华园的一位少女演绎了一首绚丽的初恋曲。  郑秀,清华大学法律系学生,号颖如,出身名门,父亲郑晓云是国民党元老之一,曾任国民党最高检察院总检察长,家境优裕。郑秀就读于教会学校,较多地接触西方文化...[浏览全文]

  • 1
    2019-09-30
  • 上高中那时,班里流行纸戒指。所谓纸戒指,就是用一张纸币大小的长方形纸折成的戒指。这种戒指折成之后顶端类似方块状,于是大家给它起名字为“方块戒指”。  那时候,清秋是班里最安静的女生,却也是班里最漂亮的女生。好多男生都暗地里喜欢她。可是她总是安安静静的样子,对谁都一样,总是淡淡一笑。许至是清秋的同桌,是一个很阳光的男生。每天早上,总是在许至将两人的课桌擦拭干净之后,清秋才姗姗...[浏览全文]

  • 5
    2019-09-30
  • 一  那时我的同桌是一个黑黑瘦瘦的男生,猴儿似的,皮肤是一种洗不干净的脏。我时常同他争辩,有时上着自习,一班学生闹着闹着陡然安静下来。  我那时十几岁,穿一件苹果绿小圆裙,骨头还在劈劈啪啪生长,心已经长齐了许多奇异的棱角,轻轻就会被触痛。更恨的是有时被老师逮住,齐齐被拎到走廊里罚站。便这样还不肯罢休,暗暗用眼神毒视对方。  珊瑚的到来使我和同桌的格斗变成固定模式:珊瑚推倒她砌在课桌上的书,同桌伸手...[浏览全文]

  • 2
    2019-09-25
  • 天气晴朗,小微的心情却很烦躁。翘了老班的课,在街上乱晃,无意中进了一家饰品店.  小微拿了支很有个性的金属手镯。  老板抬起头,怔了一下,然后笑着说:“这个不适合你。”随后,他在店里转了一圈,挑了一条手链,扣在了小微的手上。  小微呆呆地看了看他,然后仓皇的离开了。  回到家里,小微看着那条手链,那是一条很精致的白色手链。看着看者,忽然就落泪了,一个陌生人都会关心什么是适合...[浏览全文]

  • 2
    2019-09-25
  • 1  寒冬腊月,落雪十分。  彼时,林鄂欣坐在教室里的座位上,望着眼前早已让她恨得牙痒痒的数理化习题发着呆,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而坐在林鄂欣旁边的齐小宇,却在本子上用楷书一笔一画的写下“当爱在冬日里苏醒,你会先爱上谁呢?”然后将本子移到了林鄂欣的面前,递了一个眼神,要林鄂欣看本子上的字。林鄂欣本不想去理会,因为在与齐小宇这几个月同桌时光里,她已经习惯了齐小宇用各种方法对她恶作...[浏览全文]

  • 1
    2019-09-20
  • 1  读初一的时候,博文开始每天载我上学放学。博文总是将车子蹬得飞快。他是个安静的男孩子,一路上总不说话。  我所居住的是个四季分明的漂亮的小镇,有很多小树林,干净而清新的树叶一到春天就会冒出来,可以闻到阵阵清香。  夏天到来的时候,妈妈给我买了一条纯白色棉布连衣裙。我穿上它站在试衣镜前看亭亭玉立的自己,恍然间发现自己变了好多。当我跑出去跳上博文的车子并环抱他的腰时,我看到他的眼中有一瞬间的恍惚。...[浏览全文]

  • 2
    2019-09-20
  • 换草运动上翠绿的一片叶  故事是从小九的一次换草运动后,重新拉开序幕的。  2010年元旦,小九来哈尔滨,跟徐若溪挤在一张小床上。大学四年,她们是上下铺,无数次这样挤在一张小床上听许巍的歌,热泪盈眶。毕业三年后,徐若溪回到家乡,小九做了空中飞人,居无定所。  小九说,我带着冉平去相亲了。徐若溪的心忽悠了一下,尘封的往事再一次被揭开。  其实就是换草运动。我跟几个眼瞅着就是剩女的朋友组织的,把各自的...[浏览全文]

  • 2
    2019-09-19
  • 一  施诗进小学的第一天就认识了冬瓜,他们是同桌。  冬瓜是施诗给他取的外号,他有点胖,而且很白,所以施诗觉得叫冬瓜比较合适。冬瓜本人也接受了。  冬瓜上课很认真,身子坐得笔直,大耳朵支愣着,像一只时刻警觉的小兽。施诗也比较认真,但她总是坚持不到最后,临近下课时,她就觉得累得不行,就开始胡思乱想,东张西望,而最后几分钟老师都是用来布置作业的。这样施诗老是记不全当天要写的作业也就是很正常的事了。  ...[浏览全文]

  • 2
    2019-09-19
  • ①  维美是第一个给我伴唱的女孩。那时候我读初二,已是小城里闻名的钢琴王子,常常会参加大大小小的演出,教我弹琴的老师便说,要不给你找个伴唱吧,这样弹奏出来,效果会更好呢。我没有意见。维美是一个那么普通的女孩子,除了声音的穿透力让人觉得清澈透亮,我再找不出她还有其他值得我去注意的地方。我一直都是把维美作为一个起辅助作用的伴唱来对待的,甚至我偶尔心烦,也会将不满发泄到她的身上。维美宽容了我的一切坏脾气...[浏览全文]

  • 3
    2019-09-18
  • 我有一个好几个太阳的QQ走失了,是26日上午11点。我上课时悄悄在课桌里登录,却意外发现密码错误,当场我就哭了,举起手机哭着说我的QQ被盗了,结果手机被没收,还写了长长的保证书。  我从办公室出来时,孟小可立在门口,乐呵呵地说,沈苗禾,你今儿可真是糗大了。我白了他一眼,然后从他身边走过。  孟小可是全班唯一敢挑衅我的男生,所以我早已把孟小可当成了敌人。他翘课去网吧,我打他的小报告。孟小可扬言,要在...[浏览全文]

青春校园推荐